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如何懂音樂?--走進音樂的世界(二)

藝享會2019-11-15 06:35:38

如此一致的理解又說明什么?


難道音樂不還是可以聽懂的嗎?


其實“要聽懂”和“何需懂”是兩種音樂美學思想間進行了多年的爭論,難道音樂不可懂嗎?


帶著這樣的問題,我們就進入今天的第二個話題:


“如何懂音樂?”


大家了解一點兒聯覺的理論就差不多了。


什么是聯覺呢?我這里有兩塊糖,一塊是巧克力、一塊是薄荷糖,有兩個聲音,一個是低音、一個是高音。你說哪一個像巧克力,哪一個像薄荷糖?——低音像巧克力,高音像薄荷糖。一種味覺的感受跟一種聽覺的感受發生了聯系,這就是聯覺現象。


再來,一個重一個輕,高音、低音哪個重、哪個輕?低音重、高音輕。悶熱和涼爽哪個是高音?亮色和暗色哪個是高音?羊絨和真絲哪個是高音呢?大家看這么多種感覺,味覺、重力、溫度、視覺、觸覺都和聽覺的高、低發生的聯系,這就是聯覺現象。



大家覺得聽不懂音樂,缺少音樂細胞是不是?好,我今天要讓大家上一個臺階,讓大家對自己的音樂細胞有一點信心,我想請大家當一把音樂制作人,我這里有一個空調機要做一個廣告音樂,你選哪一段。


(現場播放兩段音樂,一段低沉、一段輕快)
周海宏:用哪段?
(觀眾:第二段)

誰說我們不懂音樂,我們非但懂音樂,而且還可以當制作人。高音給人的感覺涼快!


反正什么《社會經緯》、《法制進行時》就用第一段音樂,因為它給人感覺深沉。


大家想想,“深”是空間的高度,“沉”是物體的重量,我們拿這兩個字形容聽覺的聲音,這本身就是聯覺現象。由一種感覺引起其他感覺的心理現象叫“聯覺”,聯覺跟視、聽、味、觸、嗅一樣,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的感覺反應,人人都有,只是大家平常不注意而已。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的存在,使得聲音這一門聲音的藝術能夠表現形象、場景、情緒、情感、思想、哲理等等聽覺之外的東西,核心道理就在與此。

剛才大家當了一把音樂制作人,覺得自己音樂細胞還不錯,我現在想讓大家再上一個臺階,鞏固一下對自己音樂細胞的自信心。


我想讓大家當一把作曲家,看看你的音樂細胞夠不夠格。


我想請大家創作一首哀樂,你來創作哀樂,是高音還是低音呢?(觀眾:低音)快速還是慢速呢?(觀眾:慢速)上升還是下降的旋律呢?(觀眾:下降的)你太有才了!(觀眾笑)


  (現場播放肖邦的《葬禮進行曲》)

慢速、低音、下降的旋律。你們和偉大的作曲家肖邦的音樂細胞長得是一樣的。


外國音樂這樣給人以悲傷感,中國音樂要是這樣也給人悲傷感。我有個同學現在是沈陽音樂學院鋼琴系的主任,他說,有一天我哄小女兒睡覺,她才八個月還不會說話呢,我給她唱中國民歌《小白菜》。

(周教授現場清唱《小白菜》:小白菜呀、地里黃啊,兩三歲上沒了娘)

結果小孩給唱哭了,還不會說話呢,音樂就聽懂了。

音樂在聯覺的同時能跟情緒發生對應關系,所以中國有一句話叫做“惟樂不可以為偽”,惟有音樂這件事不可能造假,你的真情實感透過旋律、音調都可以表現出來。

現在好多流行歌給我的感覺是虛情假意、無病呻吟,現在的流行歌都是愛情歌曲,其他都不唱,流行歌的題材范圍非常窄基本上都是愛情,本來愛情酸甜苦辣都有啊,流行歌里面的愛情都是悲傷的,傷心、離別、痛苦、等待、找不見、不見不散,詞寫的都是撕心裂肺的,但旋律…(周教授清唱“傷心總是難免的”),聽了一點而都不傷心。(觀眾笑)還有一首歌怎么唱的?“想哭的我,可怎么哭也哭不出來…”(周教授清唱)…一點兒都不想苦,日子過得太好了。(觀眾笑)


我們用音樂表達一下洶涌的大海、起伏的群山。


(現場播放拉赫馬尼諾夫的《第二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主題)


首先聲音很強給人感覺很有氣勢;其次很低給人感覺很深沉;第三你聽旋律“拉西拉西拉嗦發唆咪”波浪型起伏。

現在我想讓大家寫一首樂曲表現“黎明”,先描寫黎明前的黑暗,你來表現的話準備用高音還是低音?(觀眾:低音)長音還是短音?(觀眾:長音)。現在描寫天越來越亮了,怎么辦?——越來越高,越來越短。

(現場播放穆索爾斯基《莫斯科河上的黎明》)

你們和偉大的作曲家穆索爾斯基的音樂細胞長得也是一樣的。

現在聽聽哪個是野蜂,哪個是蝴蝶?不是小蜜蜂,是那種大馬蜂子。
(現場播放兩段音樂)
大家沒有聽錯吧?

接下來聽聽哪個是英雄、哪個是惡霸?
(現場播放《紅色娘子軍》洪常青的主題與南霸天的主題。)

在座的各位,現在我旋律的調調一點都不變,把它改成洪常青就義前的曲子,把它降低、拉長。
(現場播放《紅色娘子軍》洪常青悲壯就義前的曲子)


作曲家也沒什么了不起啊。也就是降低、拉長這兩項


其實音樂就是憑聯覺表現各種東西的,作曲家也就是憑這種感覺選擇和組織聲音表現他所要表現的東西,而我們聽眾也是在同樣一套心理反應的機制下,在作曲家影響當中感受到他的表現意圖。


核心道理就在于此!

下來兩派觀點各打五十大板,首先是沒有必要用文學化和美術化的方式來理解音樂,“音樂何須懂”。同時我們要指出的是,你認為音樂什么也表現不了,音樂欣賞就是純粹的聽覺感受也是錯誤的。

那大家有產生疑問了,那我什么時候“聽得懂”什么時候“聽不懂”?


怎么以前我啥都聽不懂,今天周老師往這里一坐,全聽懂了,這音樂細胞不能長這么老快吧。

我們繼續分析。


首先從作品角度看,音樂作品能否引起人們很明確的內容理解,取決于持續而穩定的聯覺對應關系。


你作曲家選擇的聲音和聲音所表現的東西在聯覺上要一直都對應得非常好,如果對應得非常好,像剛才的作品,人人都可以聽得出來,如果對應得不好,就不能怪我們聽眾聽不懂,是作曲家寫得不像。首先還是作曲家的責任。

下面這個曲子我們就聽一句。
(現場播放音樂)

“當當當滴…”持續地慢速、低音、下降,什么情緒啊?悲傷。巴赫的《約翰受難樂》。還有一種是這樣的。
(現場播放音樂)

“搭噔”上去了,“嗒”又下來了,“噔”又上去了,“滴”又下來了。一上一下,一快一慢,沒有持續穩定的狀況,這樣的音樂很難讓人產生表現了什么感覺。

剛才的作品為什么大家感覺那么明確?因為我選的全是(聯覺)最像的作品,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音樂的音響在不斷變化,所以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聽音樂的時候是很難產生明確地表現了什么的感覺的。

當然了,我們聽眾也并非一點責任都沒有。


敏感的聯覺、豐富的聯想是理解音樂的前提條件,大家不用擔心自己的聯覺能力,因為這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反應。特別小孩聯覺特別敏感,剛會說話走路,音樂一奏響人就跟著音樂跳了,情緒、節奏一點問題都沒有,很多家長還以為自己生出一天才來了呢。

其實人對音樂的反應是相當本能的,但是隨著我們的成長,這種感覺慢慢慢慢越來越被我們所忽略,所以關鍵是體驗聯覺的習慣,這可能需要努力了。


理解音樂靠聯覺,聯覺人人有,就看你是否關注它,每個人的音樂感受力都很強,因為這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的反應。



接下來我們欣賞一段比較復雜的作品,是西貝柳斯的作品《交響詩—芬蘭頌》。

西貝柳斯在創作這首作品時芬蘭還在沙皇俄國的統治下,當時民族要解放,國家要獨立,鬧得很兇,在這樣大的背景下西貝柳斯寫下了這部作品。

作品寫完了也上演了,但剛演了一個月就被禁演了,因為沙皇俄國統治當局的文化檢察官聽出來了,你這個作品是想造反的,是想把我推翻的。

一個純粹的器樂作品,也沒有詞,怎么能夠使人產生這么鮮明的政治思想感受。現在我要請在座的各位當一回沙皇俄國當局的文化檢察官,看你的音樂細胞夠不夠格。


可能很多人在下邊嘀咕了,前面的作品之所以能聽出來,是因為你周老師想鼓勵我們給我們提示,讓我們在那么小的提示范圍內去選,當然能選出來了,都把我們當小孩啊?我那音樂細胞,用東北話說就是,都是你擱這兒忽悠出來的。


現在我不給大家任何提示,作品的第一個主題,你告訴我,聽了以后是什么感覺。


(現場播放《交響詩—芬蘭頌》
  

是什么?
(觀眾:壓迫)

有人用的詞跟我一模一樣,“壓迫”。
(現場繼續播放《交響詩—芬蘭頌》

第二個主題。
是什么感覺?
(觀眾:苦難)

第三個主題?
(觀眾:反抗、覺醒)

第四個主題?
(觀眾:戰斗)
沒錯。

第五個主題?
(觀眾:斗爭)
對,鎮壓和斗爭。


明白了吧,你們的音樂細胞足夠當沙皇俄國的文化審查官,不是我忽悠出來的。

(現場繼續播放《交響詩—芬蘭頌》)
最后音樂變成了這樣(主題6:斗爭/前進),
然后變成這樣(主題7:反撲/戰斗),
然后是這樣,這個旋律被選為芬蘭國歌。
然后是這樣(主題8斗爭/勝利向前),
最后(主題10:勝利)。



大家可以看到這個作品的每一個主題,在某種特定情境下和人的情緒反應都有非常準確的聯覺關系,這樣下來形成了非常通順和完整的邏輯。你把音樂表現到這么直白的份上,你就不能怪人家把你禁演了,你這就叫“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但是,現在我想告訴大家一個令你們失望的消息,這些解釋都是我瞎猜的。(觀眾笑)

人家西貝柳斯沒有這樣解釋過,都是憑我自己的感覺。大家可能會有疑問了,你猜得對嗎?這樣猜的話,誰不會啊?你該不會是理解錯了吧?

(未完待續)


歡迎關注“藝享會”微信號:1930386286

咨詢熱線:400-188-7900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