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音樂不需要糾結“懂不懂”嗎?

音樂周報2019-12-02 07:14:37



文 | 吳躍華



我的《“音樂不需要懂”嗎?》發表后,有些朋友認為“不需要糾結‘懂不懂’”,是這樣嗎?

  

白巖松說:“人們對音樂過分關注‘懂不懂’問題,如此一來只會失去音樂的樂趣,我認為音樂不是用來懂的,好聽就行”。可見,這是國內大眾普遍存在的“糾結”。且這“糾結”在美國也存在,科普蘭的《如何聽懂音樂》開頭便說:“我們作為音樂家經常碰到一些老實人,他們總是以這種或那種方式說:‘我很喜歡音樂,可就是對音樂一竅不通’。”面對大眾的“糾結”,我們有義務要做出“回答”而不是“回避”。當然,有些所謂的“無需糾結”其實是換個方式贊同白巖松的觀點而已。如此前三寶說:“我很不喜歡‘懂不懂’這說法,音樂無非就是各式各樣的聲音,只有喜不喜歡”。

  

這“說法”有些道理,但這“道理”沒被說清楚。我認為,這是一種現象學式聆聽,即一般人聆聽音樂不需要帶著“理論”來聽,如白巖松批評的那種靠提前閱讀樂曲說明并企圖在聆聽中找到這“說明”。用現象學術語來說就是把這“理論”加在“括號”中,即先不讓它蹦出來干擾聆聽者的體驗,使聆聽者直接面對音響,韓鍾恩為此起了個名字叫“臨響”,這樣情境下的聆聽,聽到什么就是什么,在意的是聆聽者的第一反應,不必企圖到“現象”背后再去找其他什么東西即“懂”,也就是“現象”即“本質”。這樣必然帶來“千人千面”效應。如與白巖松聽“梁祝”想吐不同,某學生聽后是這樣描述的:“一個老頭,趕著一頭豬去賣……”。這種聆聽是之前的“預思”與之中的“正思”、之后的“反思”都不需要,只需要直面音響去體驗,僅靠“直覺”來聆聽。正如傅聰所說:“聽杜普蕾演奏大提琴,你不需要懂音樂,只需用第六感觀去聽”。

  

如此,即使是“傻子”也能聆聽,如舟舟,他可不懂“樂曲解說”,但他對音樂有較高領悟。而這聆聽恰恰是音樂藝術所允許且還是優長之處。這種“無門檻”式聆聽,“走進音樂”怎么可能還會有任何困難呢?因此,普通大眾是最喜歡“音樂不需要懂”這說法的。但這觀點隱含的“道理”得需要“糾結”。麥基在其《可怕的錯覺》中說:“你看到的只是你想看到的”,因為人類都有“趨利避害”本能。許多人之所以贊同“音樂不需要懂”,不是因為這句話“得來”是多么“科學”,而是因為自己“相信的正是自己‘想’相信的”。但暫不論還有其他“可信”的聆聽音樂模式,“音樂”中也還有我們“不想看到”的東西難道真得就能永遠、絕對“不看”了嗎?

  

對大眾這個“糾結”,理論界同樣存在。周海宏早在1998年發表的《音樂何需懂》(2011年還以此為名出版專著)中便認為“音樂不需要懂”。他運用波蘭卓菲婭·麗莎的《論音樂的特殊性》,通過闡明音樂這門藝術有別于繪畫、語言藝術的獨特之處,進而批判那種對音樂作品過度作“視覺化、文學化”理解的誤區。與現象學式個人即時體驗的聆聽模式不同的是,周海宏用心理學中的聯覺理論來解釋人們聆聽音樂過程中的“‘通感’規律”。“感”的是“聲音”,“通”的是“聲音之外的東西”。于是,同樣是聽“梁祝”,周海宏這樣說:“人們甚至可以感受到相對明確的戲劇性角色與情節的發展”。許多人認為周海宏與白巖松的觀點相同,其實兩者之間是“形同‘意’不同”。周海宏揭示的重心是“規律”而不是像白巖松僅在于強調個人獨特的“體驗”。與其說周海宏主張“不需要懂”不如說他是要求聽眾按照他的意思那樣“懂”。但他強調“聽懂”的前提條件是要“注意使用聯覺”,并非像白巖松那樣無條件;且他認為,“純粹聽覺的感受也是錯誤的,音樂在聯覺的作用下是能表現很多東西的”,與白巖松純主觀自由聯想是不完全相同的。可見,所謂的“無需糾結”,其實是沒有進行“批判性思考”的簡單認同。

  

所謂“批判性思考”,是指“通過觀察一個問題的所有方面獲得的信息而后再做出決定”(美國沃爾克)。中國古語所謂“兼聽則明”也基本是這個意思。與周海宏觀點相反的是,楊燕迪早在1996年發表的《何謂“懂”音樂》(2014年還以此為名出版專著)中已確認“音樂需要懂”。認為“‘懂不懂’并非黑白分明,我們所有人其實都處在這兩端的某個地帶上,只是程度上的差別,只能相對而言,‘懂’很大程度上還包含了‘喜歡’”。于是,他對“梁祝”的看法是:“任何稍有常識的觀眾,都會對根據這同一題材所作的藝術作品進行下意識的比較。”這“相對性”解釋思路接近科普蘭的看法:“‘一竅不通’或‘不懂’是大眾對自己音樂理解方面太‘謙虛’的表達,且‘沒必要’,并建議‘如果你對音樂的反應能力持有自卑感,最好把它丟掉。這些自卑感常常是毫無根據的’”。可見,同樣是權威音樂理論家,看法迥然不同。這必然導致理論界與實踐界(大眾)更加“糾結”。無視這些問題存在便對“音樂不需要懂”觀點“選邊站”,就認為“無需糾結”了,只能說是一種“非白即黑”式的單一思維,所以也就很難避免“盲從”和“絕對化”理解的嫌疑了。




?有音樂的地方
就有音樂周報
請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二維碼 即刻關注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